医生频道-求医网
医生频道首页 当代名医 名医名方 名医故事 爱心名医 网络名医 中华名医 医生博客 全明星队 专科专家 名医访谈
您现在的位置: 求医网 >> 医生频道 >> 名医访谈 >> 正文

瞿佳的“中国温州模式”

来源:求医网  日期:2010-4-16
更多

  瞿佳,1955年12月出生在一对因大学毕业分配到新疆的知识分子家庭,6岁时随父母回到温州。1973年从温六中(现温州实验中学)高中毕业。1978年进入温州医学院临床专业学习,后又在温州医学院攻读眼科硕士研究生,1985年获得眼科学硕士学位并留校任教。2001年获美国新英格兰视光学院荣誉博士学位。

  长期以来,瞿佳致力于眼视光学及近视发生发展机制研究和近视防治的研究。1988年在瞿佳等的努力下,我国第一个培养眼视光学高级医学专业人才的眼视光系在温州医学院成立,这也是世界上第一个将眼科和视光学成功结合的眼视光学学科。2001年他作为第一作者的教学成果《创建中国眼视光学教育模式的研究与实践》荣获国家教学成果二等奖。他承担国家自然科学基金、浙江省自然科学基金、国家教育部、国家卫生部和多项省厅级科研项目,多次获得省市科研奖励,其中特别值得一提的是2007年,瞿佳主持的科研成果“Leber遗传性视神经病研究”获得了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这是国家实行科技奖励制度以来温州市第一次获得的科技大奖。

  瞿佳至今已发表学术论文200多篇,其中在国际著名学术刊物发表的有30多篇;出版学术专著和国家级教材有《眼镜学》、《临床视觉光学》、《隐形眼镜学》、《汉字阅读视力表》等10多部。

  他1992年获得国务院专家特殊津贴,1996年被评为浙江省中青年学科带头人,1997年被评为首批国家百千万人才工程第一、二层次人选,曾荣获全国模范教师和全国优秀医院院长称号,2005年获浙江省特级专家称号。

  瞿佳除任温州医学院院长,教授、主任医师,博士生导师外,还兼任中美视光学高等教育人才资源委员会中方主席,中国医科院校视光学高等教育协作组组长,中华眼科学会眼视光学组组长等职。

  地图只标京、沪、温

  一本在国际上享有很高权威的视光学学术杂志曾刊发一幅中国地图,上面仅标出3个城市:北京、上海、温州。一个泱泱大国,大小城市众多,为何只标这3个城市?况且不论从任何层面看,温州与北京、上海都不可同日而语。面对读者的疑惑,杂志解释说,北京是中国政治中心,上海是中国经济中心,而温州则是中国视光学研究中心。这个中心设在温州医学院,是由温州医学院院长瞿佳担纲领衔的。

  采访瞿佳不容易,约了几次都未能成行。这次或许是被我多次电话催促所感动吧。

  我们是在温州医学院院长办公室采访他的。瞿佳个子不高,中等身材,显得温文儒雅。他一脸和蔼的笑容,最引人注目的要属他那副厚厚玻璃的眼镜。他说,虽然我姓瞿,双目下面一个佳,名字又取佳,本应双目俱佳才是,但我的眼睛不好,高度远视眼,又有散光,还有隐斜,似乎是最不适合做这个学科的人到这个学科来了。可是,事情就是这样,从反面走向了正面。他总是妙语连珠,幽默风趣。

  金:你给我看的那本国际学术杂志刊发的那幅中国地图,上面标出了3个城市:北京、上海、温州。以杂志的解释,这是标明温州是中国眼视光的中心。你作为温州医学院院长,眼视光中心的创办人,你是如何看待这件事的?

  瞿:改革开放以来,温州人以敢为天下先的精神发展民营经济,创造了温州模式,为推动中国现代化进程起到了积极的作用,从而温州名声鹊起。其实温州人的名气比温州两字更大,更有价值。

  视光学在欧美国家有100多年历史,而在我国发展却只有短短十几年时间。这是我们吸收欧美国家的经验,创立了将眼科与视光学结合的教育模式,被称为眼视光学的“中国温州模式”,并由此奠定了温州医学院在眼视光学教育领域的国际地位。以我们的说法,这是“敢为天下先”使“咸鱼翻身,火腿走路”的结果。

  医学院的走读生

  金:说得很有意思。其实“咸鱼翻身,火腿走路”就是“敢为天下先”,另辟蹊径,走出一条新路,把不能变成了可能。

  你是全国恢复高考后第一批进温州医学院的大学生,如今成了院长,可谓功成名就,可是许多读者并不知道你读大学前的情况,你能说说吗?

  瞿:我是6岁回到温州。读小学初中时,温州正值“文革”,处处打砸抢、贴大字报,乱哄哄的。我父母都是知识分子,家庭也看重学习,所以那时也千方百计找书读,读完了《红楼梦》、《西游记》、《三国演义》等很多名著,因此我还是学到了一些东西。

  1973年,我从温州六中读完高中。虽然那一届没有上山下乡计划,但也没有高考,我只得自谋出路。于是,我当过一月26元工资的中学代课老师,还与四位同学一起在农场拉过半天报酬四毛钱的板车,在白马殿街办企业踩过脚踏冲床等。尤其是在市盲人螺丝工厂的经历对我以后影响较大。我在那里呆了几年,做过采购和推销的供销员,为求购生产工具全国各地跑。我的许多工友们眼睛看不见,生活特别困难,那时候我就很同情他们,深切感受到眼睛的重要性。这些经历对我后来的专业生涯,以及事业发展都有很多好处。当然,这是后话。

  1977年高考恢复。那时我还在农村工作队工作,因为工作需要离不开,所以只有10天时间让我复习迎考,时间很紧张,考试结果自然是不理想而名落孙山。实际上,我父母当时要我读理科,其实我更强的是文科,如果当年报考文科,也可能当时就能录取好学校,当然命运可能就完全不是这样了。这时父母劝我来年再考,但没想到恰逢大学扩招,我就成了温州医学院的走读生,在这里读了八年的临床医学本科和眼科硕士研究生。

  金:像我们这一代人,蹉跎岁月里的坎坷都曾经历过,如今回眸当年,也算是财富了,这在你的身上也可体现出来。当时,温州医学院缪天荣教授是著名的眼科专家,你是他的学生吗?

  瞿:是的。我读本科时已经22岁,毕业后想继续深造。当时温州医学院最好的学科是眼科,有著名的缪天荣教授等。他的视力表享誉中国,在国际上也很有影响。我想,不读则已,要读就读最好的,于是就报考了他的研究生。那一年报考的好像一共有二十几个人,只招收两名,我幸运地考上了,成了缪先生的弟子。

  缪先生是位很严谨的专家,他常说,像我们这样的省属高校,处于温州这样的地级市,既不是省会,也不是大都市,就要扬长避短,做出特色。他提倡让眼科学和光学相结合,重点放在眼科光学的理论研究和眼科光学器械的设计研制。他的思路使得温州在眼科光学方面独树一帜,无可替代。后来我们把他的这些想法进一步发扬光大,出了成果。但也有人认为我们的科研题目方向太偏,然而我理解这就和做菜一样:别人做鱼翅,做大菜,我们温州医学院就是要拌黄瓜,而且还要“拌”到全国第一。只要把这一部分做到最好,我觉得就是达到了我们的目标。你看近年所出的眼科教科书,不管是哪里的,视光学这一部分,必定是请温州医学院人写的。

  医学院的诸多“第一”

  金:所以温州医学院有了许多个“第一”:在我国高校中第一个成立培养眼视光学高级医学专业人才的眼视光系;世界上第一个将眼科和视光学结合的眼视光学学科在中国温州诞生;在温州创建了中国第一家眼视光医院;创办了我国第一本眼视光学学术专业杂志——《眼视光学杂志》等。我相信,其中你付出了不少心血。那么你在办学中有什么绝招吗?

  瞿:大学的校长可不能得“近视眼”,要拿望远镜和显微镜扫描世界先进水平。在我们看来,先进的学院必然是国际化的学院,于是我们就采用“借船出海、借梯上楼、筑巢引凤”的方法走向世界。

  “借船出海”是指国际教育资源为我所用。2001年9月,我们与美国新英格兰视光学院实施中美视光学硕(士)博(士)连读教育计划,成为第一个得到中美两国政府承认的培养高层次视光学人才计划的单位。聘请国际事务专家顾问和外籍教师,都是利用国际教育资源的好办法。目前我们拥有一批国际著名教授在校任教。

  “借梯上楼”是指在国际与区域合作中引进先进的教育、管理和办学理念。我们与美国、日本、澳大利亚、英国等的20余所著名院校建立友好校际关系,开展联合办学、互派毕业实习生等。同时还与国际防盲协会、亚太视光学会、国际特殊奥林匹克组织等国际组织建立紧密的协作关系,成为这些组织在中国的学术合作伙伴。今年特奥会《上海宣言》,温州医学院是全球唯一受邀参加签字的高校代表。

  “筑巢引凤”是以特色学科为依托,与国际、国内知名研究机构、公司强强联合,走产学研结合之路。美国强生公司、博士伦公司、法国依视路国际集团、日本拓普康株式会社、德国罗兰公司等,好多都是世界500强著名企业,这些企业先后与温州医学院合建研究室、教室,走产学研结合之路。

  金:你是一院之长,又身兼多职,行政工作繁忙,但你是教授、博士生导师,你要完成你的学术研究,请问你是如何处理行政与科研关系的?

  瞿:那就白天干行政,晚上干科研嘛!白天我忙忙碌碌,但晚上八九点钟直至深夜,你可以在眼视光医院找到我,在那里我做我的学术事务,包括指导我的学生。在教学上,我作为第一作者的教学成果《创建中国眼视光学教育模式的研究与实践》就是这样完成的。我是国家卫生部眼视光学研究中心主任,是浙江省重点研究实验室——眼视光学研究室负责人,浙江省高校重点学科负责人,所以要承担多项国家及浙江省自然科学基金,国家教育部和卫生部基金等科研项目。近几年,我们学校高层次科研立项取得新的突破,2005年首次获得“973计划”前期研究专项,承担国家“十五”攻关项目2项、“863计划”项目1项、国家自然科学基金课题7项,我大都参与这些项目的管理与攻关。

  造福白内障患者

  金:医生是很崇高的职业,也很令人尊敬。其原因正如人们说的“医生有割股之心。”前些日子,我从报纸上看到,你们与有关部门一起为困难群众开展了白内障复明工程——“光明行动”。这可是很具人文关怀的慈善举措。你们还会坚持吗?

  瞿:这个问题,我很有兴趣回答。我们的这个行动已被纳入省白内障复明工程,已经有一批患者得到免费手术。

  据统计,目前全市现有盲人6.717万,其中约50%的盲人是因患白内障而致盲。作为一种常见的眼科疾病,白内障在广大农村普遍存在。但是,要消除贫困地区的白内障患者的痛楚,仅依靠政府或者慈善机构承担费用是不够的。我们想借此机会,向社会呼吁,尽快设立基金会,吸引更多的企业家甚至市民参与,把更多的患者接到最好的医院,由最好的医生做手术,让患者恢复光明,重见天日。

更多
好评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