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生频道-求医网
医生频道首页 当代名医 名医名方 名医故事 爱心名医 网络名医 中华名医 医生博客 全明星队 专科专家 名医访谈
您现在的位置: 求医网 >> 医生频道 >> 名医访谈 >> 正文

山西省眼科医院青光眼科赵军梅:关心病人到入微

来源:求医网  日期:2010-4-16
更多

  赵军梅:女,1968年出生,1991年毕业于苏州医学院医疗系,现任山西省眼科医院青光眼科副主任,副主任医师,发表论文《白内障超声乳化人工晶状体植入联合小梁切除术》、《超声生物显微镜在原发性闭角型青光眼的应用》等二十余篇,获得山西省眼科医院“先进工作者”荣誉称号。

  趴在耳边与老年人沟通

  赵军梅的父母都是医生,当初她顺从父母的意愿报考了医学院。从当医生的第一天起,父母就告诉赵军梅:“你一定要对患者好。”父母说,人们买东西时讨价还价,可是去医院看病,从来没有人和医生讨价还价。父母还叮嘱赵军梅:“你要是在医院受了委屈,千万不要和患者发脾气。不高兴了你就回家,向我们抱怨抱怨,发泄一下,一定别和患者发火。”

  “说实话,当初学医的时候,我没想到当医生会这么累,每天还要说这么多话。”赵军梅告诉记者,那时候总觉得自己把医术学好,能给患者治了病就行,根本没想到当医生得和患者有这么多的交流沟通,甚至还要为他们做心理辅导。

  一开始当医生的时候,赵军梅觉得很不习惯,一天要给几十个患者看病。

  “看一天病倒没什么,但要我说一天话,太难了。”赵军梅说,自己从小性格内向,不爱说话,和家人在一起的时候都很少交流。刚做医生时,每天都要对患者说一天的话,回到家,赵军梅的嗓子都哑了。

  青光眼科的老年患者很多,有时候一句话需要重复四五遍患者才能听清楚,而赵军梅总是会趴在他们的耳边,一遍又一遍的大声重复。赵军梅说:“其实有时候一句话重复好几遍,我也会心烦,可是他们那么大年纪了,看不清又听不清,我看着怪可怜的。再说,人都有个老的时候,这么一想,我也就心平气和了。”

  在医院的赵军梅,说起话来柔声细语的,但回到家里面对儿子的时候,她反而非常没有耐心,一句话说一遍就不会再有耐心重复第二遍。儿子总是很委屈地对她说,“你脑子里全是你的患者,连和我说个话都这么没耐心”。

  把手垫在仪器上 防止磕伤病患

  患者在裂隙灯下做检查时,都会将下巴放在架子上,由于眼睛看不清,有的患者不小心就会把头磕在仪器上。后来赵军梅每次给患者检查时,都会先把自己的手垫在仪器的架子上,并且轻声提醒患者“再往左一点就好了。”她说:“我把手垫在仪器上,即使他们磕上来也是磕在我的手上,不会被机器碰伤。”

  赵军梅说,自己这么做,都是受到美国医生的感染。赵军梅去美国学习时,看到那里的医生在做床边检查时,都会单膝跪地。那里的工作人员告诉她,这样患者就不会感觉到医生是居高临下的了。为了避免交叉感染,在为每个患者检查前,那里的医生都要将手洗干净。“在那里,医生为患者所做的这些服务,都被认为是理所应当的。他们这样做很好,患者心里会很舒服。”赵军梅回国后,也开始尝试着从患者的角度提供服务,很多患者都对她很满意。

  有个患者眼睛红了好几天,在其他医院治疗了半个月,花了几百元病也没治好。赵军梅在门诊给他检查后,发现他只是过敏性结膜炎,就给他开了5元钱的药。用了两天,患者的病就好了。赵军梅再次出门诊时,那个患者又来到了医院,还专门为赵军梅做了一首诗,在门诊大声朗诵了起来。一旁排队的患者看到这一幕,纷纷说:“看来这确实是个好大夫。”

  患者送来亲手制作的蛋糕

  有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太太,之前她的左眼就已经失明,这一次右眼又患上了急性青光眼,被老伴搀扶着住进了医院。赵军梅为老太太实施了手术,手术的效果非常好,术后,老太太右眼的视力恢复到了1.0。一个月后恰好是圣诞节,那天下午,老太太捧着一个画有圣诞老人头像的蛋糕,来到了赵军梅的办公室。“赵大夫,我也没啥报答你的,这是我自己做的蛋糕,你尝尝。”老太太对赵军梅说。“是呀,这个蛋糕她做了好几天,就怕圣诞节来不及做好给你送来。”老伴在一旁说。听了这话,赵军梅赶紧让老太太坐下,检查了一下她的眼睛,“你刚做完手术没多久,这么费眼睛干嘛,多辛苦。”老太太说:“要是没有你,我的双眼就都瞎了,哪还能做蛋糕呀。这个蛋糕你一定要收下。”直到现在,赵军梅也没舍得将蛋糕吃掉,还一直将它摆在门诊,她说:“这是患者的一片心意,我舍不得吃。”

  像这样的事还有很多,但赵军梅说自己都不记得了。“我是医生,我对他们好是应该的,这是我的本职工作,没什么好记的。”赵军梅说,听到患者对自己说那些感激的话,自己也很高兴,但每次听过就忘了。

  亏欠儿子的太多

  作为医生,赵军梅想把每一个患者的病都治好。但医学不是个完美的科学,每个人的个体差异不同,对药物和手术的反应也不同,有的患者会出现手术后的并发症,每当这时,赵军梅就会十分焦虑,甚至一连几个晚上都睡不好觉,还会无端朝儿子发脾气。儿子说她,“你真是卖给医院了,回到家里,脑子里想的也都是你的患者。做医生的家人,太难太累了。”

  提起儿子,赵军梅满是愧疚,她说:“我妹妹的女儿和我儿子年纪差不多,可是两个人的差别却很大。”赵军梅说,外甥女无论是弹钢琴,还是唱歌、跳舞、绘画样样都会,可自己的儿子却什么都不会,“都怪我,没时间陪他去学这些。”赵军梅满怀歉意地说,不仅是这些,就连儿子的家长会自己也从来没去开过。今年儿子上初二了,可赵军梅连儿子在哪个班都不知道。“我欠儿子的,实在太多了。”赵军梅难受地说。

更多
好评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