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生频道-求医网
医生频道首页 当代名医 名医名方 名医故事 爱心名医 网络名医 中华名医 医生博客 全明星队 专科专家 名医访谈
您现在的位置: 求医网 >> 医生频道 >> 名医访谈 >> 正文

上海交大附属第九人民医院范先群:为病人重建“美丽视野”

来源:求医网  日期:2010-4-16
更多

  上海有16万医务工作者,有幸成为世博会“微笑大使”的仅仅三位,其中一位是医生。他就是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九人民医院党委副书记、眼科主任范先群。

  是什么让范先群脱颖而出,代表了上海医生的形象?

  精湛医技显然必须。作为知名眼科专家,范先群在导师张涤生院士的指导下,创立了我国的眼眶整复外科。每年,范先群和他的团队为三千多个病人进行眼部整复手术,让他们不但恢复了光明,更拥有了美丽。

  高尚医德更是支撑。从医二十余年,范医生对每个病人都“竭尽全力”,却从未让红包染指。

  更让范医生与众不同的,是他身体力行的对“微笑”的独特阐释:医患和谐,不单单是医生对病人笑脸相待,更需要医生凭真情、真心和真功夫,让病人从心底发出满意的微笑。

  “微笑大使”实至名归。

  同时重建“美和光明”

  1990年,已经在安徽做了3年眼科医生的范先群考入上海第九人民医院读研,专业是视觉电生理。虽然学业优秀,但他却始终不满足——电生理研究视网膜和视神经功能,仅是一种检查手段,他更渴望的,是可以直接为病人解决问题的理论研究和临床技能。

  他决定继续深造,但最终选择的博士研究方向却让不少人吃惊:整形外科。怎么会挑了个和眼科没有关系的学科?要知道,当时认为整形与眼科的唯一结合点,就是“开双眼皮”,莫非要成为一个“开双眼皮博士”么?

  范先群自有底气。他所在的九院,口腔颌面外科和颅面外科全国一流,但从他读研开始,这两个科室的医生就不断邀请他参加会诊,而且无一例外都归结到一个部位——眼眶。

  眼眶是一个由额骨、颧骨、上颌骨、筛骨、泪骨等七块骨头围成的四棱锥形骨腔,眼球就通过肌肉、筋膜、韧带等悬吊在这个“空眶”之内。组成眼眶的七块骨头损伤和骨折,会造成眼球塌陷、移位,不但严重影响面容,还可能导致眼神经和肌肉损伤、视力下降,甚至失明。整形外科虽然可以从外形上修复眼眶,但视觉功能却要大打折扣;眼科医生则对整形常常无能为力,虽恢复视觉,但相貌大损。

  看着陷于“两难”的医生,更看到那么多外伤病人再也无法恢复自信的微笑,范先群确信找到了自己医学事业的真正方向——眼眶外伤畸形整复,兼顾外形和功能,“同时重建美丽和光明”。这个领域,他是国内专门研究的第一人。

  “奇思妙想”务求精确

  范先群是个左撇子,“开刀时我可以左右开弓,怎么顺就用哪只手。”但技术熟练的他,刚开始在眼眶整复这个陌生领域的探索,却是困难重重。面临人体最柔嫩的器官——眼睛,面对异常复杂的眼眶解剖结构,为受伤患者重建“美丽视野”的工程,难就难在如何“精确”。这单靠普通意义上的精益求精远远不够,还需“奇思妙想”。

  眼眶内侧和下方各有一个“空洞”,称为筛窦、上颌窦,与眼眶之间仅以0.2毫米薄的骨壁间隔。一旦骨壁损伤,眼眶的各种软组织、眼外肌,甚至眼球就会“掉到这两个洞里”,必须采用生物材料将骨壁“补好”,才能撑起眼球等。但生物材料使用多少量,却一直是个难题:多了塞不进去,少了又不够“补”。经过反复摸索、总结,范先群建立了“眼眶容积测量法”,得出了生物材料用量的精确公式。同时,他又联系专家,共同开发了一种计算机辅助设计、制作系统,根据病人面部骨头脱位的情况,在电脑上模拟修补、移动骨头的大小和距离。一系列精确化的定量研究,能在为病人手术前即进行早期预测与治疗指导,创新性的成果在国际权威杂志发表后,被称为“一鸣惊人”。

  眼眶是个呈喇叭形的腔,手术时往往前半段还相对容易,而后半段却因为位置太深,难以直观,加上周围神经密布,稍有不慎即可能让病人立即失明。怎样克服这个盲区?范先群殚精竭虑,灵光终于突现——为什么不引入五官科常用的内窥镜?果然,使用了2-3毫米大小的内窥镜后,手术视野顿时开阔,原来只凭手感和运气的状况大为改观。

  一次次创新,一次次突破,眼眶修复成功率不断提高。目前九院眼科一年完成千余例眼眶骨折修复手术,绝大多数患者实现了功能与外形的改善,没有一例发生视力丧失。如今,范先群又谋划着更精密的“手术导航”,就是将“导航光学定位”安置在手术器械上,借助计算机,术中即时知晓器械位置正确与否,误差为1毫米之内,“把握更大了”。

  分外珍视“最后一针”

  去年,范先群一行十几位上海眼科医生远赴雪域高原,参加“点亮光明,送医进藏”活动。在拉萨,他终于见到牵挂了好久的帕巴托西老人。三年前,范先群为他切除了肿瘤,重建了眼睑。

  洁白的哈达,浓香的青稞酒,分外明亮的夕阳中重见光明的老人,回绕在白色山峰间众人感谢的笑容和眼泪……至今谈起,范先群仍感到无比的满足:“行医的目的和价值都在这里,而且仅仅在这里。”

  他分外珍视“最后一针”,结束任何手术前都要反复端详,确认没有缺憾才缝合完毕。有位21岁的女孩,先天性上眼睑下垂,来找范先群之前已经动了九次手术,仍然“无法见人”。这第十次,范先群慎之又慎,几乎“战战兢兢”,通常相同手术只需四十分钟,却花了三个小时。一切看上去都不错,开始缝合了,但范先群忽然发现女孩的双重睑的弧度有些“不自然”,于是毅然拆线重开。“我不怕被人说太过完美主义,浪费时间,我只怕这个女孩还要动第十一次手术。”

  采访时,范先群反复说好医生首要还是“术”要高明,能为病患解决问题为上,“态度再好,能比得上五星级宾馆服务员么”。但记者反驳,如果没有对每一个病人都尽最大努力的责任心,又哪里来对高明医术的不懈追求?

  沉思片刻,范先群表示首肯。“确实,现在医生所处环境比较严苛,特别是举证倒置推行后,一些医生为了怕担责任,往往做七分留三分,也不大愿尝试新的技术、攻关疑难病例。这不但阻碍了医学发展,也限制了医生本人上台阶、升境界。”

  曾有个山东来的病人,眼眶内和周围生了神经纤维瘤,通常处理是把周围组织全拿掉,包括眼球。可是看到病人流露的渴切眼神,范先群决定:切肿瘤、保眼球!风险虽大了几十倍,但作为医生就应该有勇气担当,并想尽办法获取成功。最后,手术获得成功,这位10多岁的女孩高高兴兴回去上学了。“要不然,病人还能笑得出来么?”

  无疑,今年46岁的范先群已经初窥“大医精诚”。这境界的底色,是无数病人拆掉眼睛上的纱布后,看到镜中的笑脸。

更多
好评医院